首页 > 税收宣传 > 税务文化

耕读传家三百年

【编辑日期:2017-02-28 15:11:00】 【来源:】 【点击数:】 【关闭

到了“知天命”的年纪后忽然发现,在所有的记忆里填写过的诸如登记表之类,其籍贯栏内通常表述为四川井研。其实大谬也!

据家族现存最为古老的存世家谱记载:我们家族原籍应为湖北麻城孝感乡。

闲暇时查阅了西南大学历史地理研究所所长蓝勇教授关于对“湖广填四川的研究成果,结合族谱资料知道:明末清初,整个长江流域经历了太多的战乱,人烟稀少、杂草从生、虎患酷烈、民不聊生。

康熙三十三年(1694年),清王朝正式颁布了一份名为《康熙三十三年招民填川诏》的诏书。那时的我家先祖朱刚年方十五,适逢清庭“楚民实川”颁诏之时,自然少不了被“请”入川。当然这只是文明客气的说法,其实就是被官府用刀枪架着脖子“礼送出境”而流离失所的。

彼时的移民们在入川的路上真是充满了太多的艰辛,不知有多少老弱病残客死在了迁徙的路上!

能够来到川渝的,都是那些体格健壮有坚强毅力的先民。的确如此,先祖从湖北麻城孝感乡被官府驱逐入川时正值青春少年时代,但也不能带上太多的行李,可是先祖入川时却带上了一只公鸡。这在族谱上是有记载的。

年代这么久远了,作为后代的我不能体会彼时彼地的先祖有着怎样的心路历程,但不难猜测的是:一路颠簸流离下来,这只公鸡一定不只是一只寻常意义上的鸡了。来川渝的路上,事实上它也成其为先祖相依为命的伙伴,一种精神支撑和毅力的象征。

就这样,先祖带着这只公鸡。由湖北出发,一路西上,经由重庆等地,最后辗转来到了现在的居住地,旧称犍为县下里响滩乡七盘山。这是一个彼时人迹罕至的蛮夷之地。

如果没有明末清初的持续战乱,先祖在湖北麻城的老家也算一个名门旺族,据家藏《前族谱》记载:仅宋明两朝,先祖家族就有多达五人高中进士,至于秀才以上的读书人,真可以用车载斗量来形容!

先祖的父辈给他取名“刚”。实为“为人刚直公正,不逢迎趋附”之意!于是:先祖秉承了前辈的教诲,带着“家大朝均昌,子道坦仁方;世换成星尽,才克永召光”的字辈排序韵文来到了四川,三百多年过去了,现在已经繁衍成为我们这样浩浩荡荡的一个大家族。

唐朝诗仙李太白游历四川,因有感于蜀道难难于上青天而留下千古名篇《蜀道难》。其:“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黄鹤之飞尚不得过,猿猱欲度愁攀援”就是为我们七盘山朱家坳而量身定做的。

事实上,我们那个地方的确是以山路陡峭,沟深林密而闻名。传说张献忠残部千余兵马为逃过清军追剿曾躲藏于我们那里的一条硕长无朋的深沟,两山对峙,野生枝蔓相互缠绕竟至遮天蔽日。这样的地方成为了张部军马躲避清军的天然屏障。张献忠部将感叹此处天佑其兵马度过劫难,故将此处命名为“马槽沟”,一直传于当下!

先祖朱刚抛家别舍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彼时的七盘山,方圆十里,人烟稀少,山高林密、翠柏森森、杂草丛生、时有华南虎出没伤人。我可敬的先祖硬是凭着勤劳的双手,依托一些简陋的劳动工具劈树造屋、割草盖顶,生存了下来。

有了栖身之地后的先祖,将“生存竞争”的本领发挥到了极致,清除掉一片片的杂草开荒为土、利用有限的资源引水为田!历经常人难以想象的困苦之后终于种下了第一季庄稼。

收获的季节很快就来到了,当手捧着金灿灿的谷粒的时候,连生于此时的我都会剧烈地感受到十七岁的先祖溢出眼角的悲喜交加的泪花!

因感于我先祖朱刚的奋发和有为,同为湖广迁入的我先祖母的父亲,托人将他的宝贝女儿说与先祖朱刚。十八岁的时候,我先祖朱刚如愿娶到了如花似玉的新娘子,即我们家族可敬的先祖母,从此:我们这一支的朱氏家族在七盘山脉周围方圆几十里的这一方土地上繁衍开来,生生不息于今天。

先贤有言:“衣食足而知礼仪”!此言得之,虽说先祖朱刚离开湖北麻城时刚届十五,但至少在童年时代也耳闻目睹了先辈们之间的诗礼唱和,事实上,其儒雅的家风早也深入到了骨髓。到四川后,有生之年的前期由于忙于生计之故,许多应理上手的事情均没有来得及,到了暮年,生活渐渐有了一些起色,望着眼前生龙活虎的儿孙们,先祖的眼眶充盈着炽热的泪珠,未雨绸缪地安排起了儿孙们在他百年以后的生存走向。

三天以后,一条适用于我们朱氏家族的家训被先祖当着我们家族的全体儿孙庄严宣布了,这就是:“自强不息;耕读传家”!

……

弹指一挥间,近三百年的时光静静地流走了,但先祖朱刚却给我们朱氏家族留下了一笔巨大的精神财富,其自强不息耕读传家的朱氏家训也延续了下来,激励着我们后人子弟们时常以此训为镜,对照着检查自身的行为举止,从而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

作为上世纪六十年代出生的此文作者,不幸正巧碰上了那个文化沙漠的年代。好在有我们朱氏家训的代代相传,若干年来的文化积淀并没有被断代。虽说由于家族变故而中落,清末光绪年间出生的爷爷还是上过六年私塾。一手颜体毛笔字也是写得有模有样的,什么《三字经》《千字文》《百家姓》《增广贤文》更是能够随口吟诵!父亲要比爷爷历害一些,除了前文所说初级读本外,还对《声韵启蒙》乃至四书五经都有涉及,更让人欣赏的是:父亲还进入过民国的新学,连大教育家陶行知先生的《中国教育改造》都曾有浏览!这一方面有着祖训“耕读传家”的指引,另一方面也许可能是父亲是爷爷的独生儿子,倾举家之力尚能供应之故。

想想也不简单,在这样一个贫穷落后的农耕时代,能让一个几乎可以成为庄稼好把式的男丁到学校里念书,对于我并不富裕的爷爷来说是需要作出巨大的牺牲的,这不是应了我们朱家的家训,“耕读传家”吗!只不过此时的爷爷在负责“耕”,父亲在负责“读”

照现在世俗的说法,父亲的书并没有读出什么名堂来!没有过金榜题名,也没有捞着过一个铁饭碗。更说不上升官发财!非功利性读书的结果大约都是如此.但是:正应了古人所称“腹有诗书气自华”之说,纵观父亲的一生,尽管终生只是一介布衣,在常人眼里一个地位卑下的农夫,但从幼小时候起,我就发现父亲与周围的农人还是有很大区别的!比如其他农人们除了干活之外,少不了开一些插科打诨的粗俗玩笑,一阵阵猛吸我们乡下才生产的“叶子烟”。抽完烟后也少不了将或浓或淡的痰随便吐到地下,身上的衣服也显得邋塌。

但父亲却从不这样,尽管同别人一样要进行紧张的农业生产劳动,强度甚至比别人有过之而无不及,但是:父亲永远比别人显得干净。父亲并没有当过一天老师,但奇怪的是,乡亲们却将“老师”的桂冠毫不吝啬地送给了他,因为在乡亲们的眼中,我父亲是一个有“学问”的人!

父亲忙时耕作,闲时读上一阵书,也算是我们朱氏家风的继承者和实践者了!

听年长我许多的大姐说,文革前我们家的藏书还是比较多的,大家耳熟能详的中国古典四大名著根本不在话下,也少不了姐姐们当时并读不明白的什么《夜航船》《浮生六记》之类。

文革一起,有人检举我们家藏有大量“封、资、修”的东西。忽一天,一队戴着红袖章的男女红卫兵竟然深入到我们的地处偏僻的老宅来。本性善良一生从未与别人发生过哪怕一次口角的爷爷和父亲,眼睁睁地看着这一批娃娃们当着他们的面将这些祖传的或是新添的“宝贝”尽数投入火中,直到化为灰烬!大姐回忆说:父亲在红卫兵娃娃们面前并没有说出哪怕一丝怨言,只在口中呐呐自语:“可惜……可惜……”。

有人说:“读书人的操守是深入到骨髓当中的”,此言的确不差。

少时:父亲常常教导我们兄弟姐妹:“一等人忠臣孝子,两件事读书耕田”。用言简意赅的解释和身体力行的示范教会了我们怎样学习、生活、工作和尽孝。

曾经有一个冬天的早上,因怕冷的我不能按时起床,父亲严肃地将我催起后,又和颜悦色地将《增广贤文》中的‘一年之计在于春;一日之计在于晨;一家之计在于和,一生之计在于勤’的道理给我讲述了一番。这是一次触动心灵的谈话,打那以后的几十年,我从未睡过一次懒觉,父亲给我的教诲可谓让我终生受益。

一年,邻居张大伯家的核桃成熟了,给我们家送了一筐来。我们年少的几兄妹欣欣然喜形于色,父亲引用诗经:“投之以桃,报之以李。”现场教育我们兄弟姐妹要学会感恩。

也是当年的十月刚过,我家柚子也成熟了,少不更事的我跃跃欲试想要尝个新鲜,却被父亲严肃地来了个叫停,“难道忘了前些日子我给你们讲的投桃报李的故事了吗?”心有触动的我连忙将最大最好的几个柚子给张大伯家送去。

上小学时首次接触罗贯中的《三国演义》连环画,自以为得意,在村上将三国中的故事向未能读过此书的小伙伴们添油加醋地胡吹海吹一番,恰好被路经此地上山干活的父亲严肃地制止了,父亲对我的自吹自擂作了批评。用《论语》“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来教育我做人要城实和谦虚,可能他老人家躲在暗处也听了我的讲演有一会儿了,于是对我张冠李戴的讲述作了一一更正。

……

往事虽说悠悠,但仍让自己历历在目。一晃,父亲离开我们已经有十六年了,同我们的祖先一起长眼于故乡的青山绿水之间,守望着让我们生生不息的故乡的土地。

由于工作的关系,离开故乡的土地在外工作已有些年头了,从先祖朱刚传下的《朱氏家训》已经过去有近三百年了,到了我们这一代人抑或我们的下一代人身上还能传下去吗?我想:应该是任重而道远吧?世界发展到了今天,人们的认知起着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想将像“耕读传家”这样古朴的家训世代传承下去,还得要作出比我们的前人更大的努力才成,好在,自己几十年来并未放弃哪怕一刻这样的努力!

           


                                               井研县地方税务局第七税务所  朱旭东

                                               20161130日晚1132分定稿于翠屏山下家中 
[打印]      [关闭]